酷博平台

                                                来源:酷博平台
                                                发稿时间:2020-05-24 17:06:05

                                                在5月17日的一场搏击比赛中,“浑元形意太极大师”马保国被50岁业余搏击爱好者王庆民30秒内击倒3次,最后一次直接倒地休克。这一结果,不但让马保国再一次成为网络红人,同时也将“太极拳”和“中华传统武术”再一次推上风口浪尖,一时间,“花架子中看不中用”、“不是武术是舞术”、“骗子扎堆武术界”之类的评价充斥网上。针对这一情况,“津门大侠”霍元甲的第五代玄孙,天津市非物质文化遗产霍氏练手拳代表性传承人霍静虹在接受红星新闻采访时表示,马保国并不能代表中国传统武术,他不行也不能代表中国传统武术不行,而传统武术也不能代表整个中国武术。

                                                中国始终秉持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理念,坚持以民为本、生命至上,既对本国人民生命安全和身体健康负责,也对全球公共卫生事业尽责。我们采取了最全面、最严格、最彻底的防控举措,举国上下,每个家庭、每个公民都坚守着各自的抗疫职责。经过艰苦卓绝的努力,付出巨大的代价,中国有力扭转了疫情局势。中方始终本着公开、透明、负责任的态度及时向世卫组织和包括美国在内的相关国家通报疫情信息,第一时间发布病毒基因序列等信息,毫无保留地同各方分享防控和救治经验,尽己所能为有需要的国家提供了大量的支持和帮助。5月18日,习近平主席在第73届世界卫生大会视频会议开幕式上致辞,就国际疫情防控和全球抗疫合作宣布了重要建议和举措。中方坚定支持世卫组织在国际抗击疫情中发挥领导作用。因为支持世卫组织就是支持国际抗疫合作,支持挽救生命。单边主义,自私自利,逃避责任,甚至胁迫、恐吓世卫组织的行为是对生命的漠视,对人道主义的挑战,对国际抗疫合作的破坏。

                                                美方应致力于早日战胜病毒,而不是向领导抗疫的国际组织发出“最后通牒”。我们奉劝美方一些政客多反躬自省,停止政治操弄,将精力用在挽救更多生命上。

                                                赵立坚:我注意到你提到国际上的有关反应。从刚才你提到的国际上的反应不难看出,国际社会对美方这种歪曲事实、自相矛盾、嫁祸于人、甩锅推责、破坏国际抗疫合作的行径普遍不认同。美方这封信罗列的那些谬误,我们已经澄清并驳斥多次了,这里我仅举几个最基本的错误:

                                                据相关记载,大侠霍元甲有两子三女,分别是:霍东章,霍东阁、霍东清、霍东琳、霍东琴。长子霍东章不习武术,次子霍东阁则武艺高强,16岁前往上海精武会任教,1924年在南洋泗水(现印尼东爪哇省省会泗水市)成立精武会南洋分会,他是霍元甲武术精神的继承人。霍东阁生有三子:长子霍亚廷、次子霍文廷、老三霍文亮,而霍亚廷就是霍静虹的爷爷,因此霍静虹便是名副其实的霍元甲第五代玄孙。据霍静虹介绍,霍家从她爷爷这辈开始,就已逐渐不再以习武为主了,而她在她5岁半时,因机缘巧合,开始习武,后来还考到北体大武术系继续学习武术套路。2000年从北体大毕业,霍静虹进入天津商学院(现在的天津商业大学)担任体育老师,2015年,作为霍家年青一代中唯一习武人,她顺理成章地成为了天津市非物质文化遗产霍氏练手拳代表性传承人。

                                                美国总统特朗普当地时间3月13日宣布进入“国家紧急状态”,以应对新冠肺炎疫情的蔓延。

                                                ▲1910年上海精武会汇编的霍氏练手拳秘笈

                                                说起天津,留给人们最深印象的人物形象,大概要数“津门大侠”霍元甲了。当年一曲《万里长城永不倒》,让这位昔日武术名家成为中国人心中的民族英雄,“霍家迷踪拳”(现为霍氏练手拳)更是当年的一个热门词汇。在2017年全运会上,霍元甲的第五代玄孙霍静虹,代表天津队拿下群众比赛健身气功团体赛冠军。作为霍家这一代中唯一习武之人,霍静虹也是天津市非物质文化遗产霍氏练手拳代表性传承人。

                                                研究报告显示,如果美国在3月份时能够提前一周采取保持社交距离等限制措施,就可能减少3.6万人死亡。而如果当时能提前两周(3月1日)就宣布“封城”以及限制社交活动,那么可以减少84%的死亡病例。

                                                让我们看看下面这条时间线:1月23日武汉采取“封城”措施,当时美国国内确诊1例,到2月2日美对所有中国公民和过去14天到过中国的外国人关闭边境,当时美国官方统计国内确诊11例,到3月13日宣布国家紧急状态时1264例,3月19日美国内确诊病例超过1万,3月27日超过10万,4月8日武汉“解封”时美国内确诊病例40万,直至今天美国内确诊和死亡病例分别为157万和9万多。我们为这些逝去的生命感到痛心,祝愿美国人民早日战胜疫情。但这个锅实在是太大太重了,是那些热衷于政治操纵的美国政客们想甩也甩不掉的。